兩岸交流大事紀

馬英九總統出席「兩岸領導人會面」後國際記者會

2015/11/07

    馬英九總統今(7)日出席「兩岸領導人會面」後召開國際記者會。

        總統開場致詞內容為:
  首先我知道有些記者朋友在今天採訪的過程中有一些不方便,我在這裡也要特別表示歉意。

  剛才與習近平先生的會談中,我們就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鞏固和平繁榮現狀這些議題交換意見,大家一定很關心會談的氣氛如何,氣氛很融洽,而且非常正面。我發現習先生在談論問題時相當務實、彈性且坦率,我們也希望這樣的精神將來能夠反映到兩岸關係的處理上去。

  我們談的時候有幾個重點,第一個當然就是鞏固九二共識,維持臺海和平現狀。我當面告訴習先生,兩岸在1992年11月達成共識,內容就是「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但對其涵義認知有所不同,可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這就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我方的表述不涉及「兩個中國」、「一中一臺」與「臺灣獨立」,因為那是中華民國憲法所不容許的,然後我也強調,永續和平與繁榮是兩岸關係發展的共同目標,我們會繼續鞏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基礎,維繫和平繁榮的現狀。

  第二個主題就是:降低敵對狀態,和平處理爭端。我特別向習先生說,臺灣的民眾感受特別深刻的就是有關安全與尊嚴,我們希望習先生與大陸方面能夠瞭解,無論是在政治、軍事、涉外、社會、文化及法律等各領域的爭議,都希望能以和平方式解決,來增加雙方心理層面友善的感受;我特別提到我們民眾參加國際非政府組織(NGO)的活動,往往遭遇到一些挫折,同時我們政府參加區域經濟整合與國際活動,也受到一些干擾,我們希望這些部分一定要減少敵意與對立,尤其是在民間團體方面。我特別對習先生說,這些團體都是社會菁英與專家,他們對於這些議題以及受到的待遇,反應比較強烈,希望他們能夠降低。習先生答覆說將來這些問題希望就個別情況來做適當的處理。我也提到,在臺灣很多民眾關心大陸對臺灣軍事的部署,包括大家熟悉的朱日和基地還有飛彈,他表示,他們這些部署基本上並不是針對臺灣的。

  第三個主題是擴大兩岸交流,增進互利雙贏。我們強調臺灣與大陸的社會制度與經濟體系不一樣,需要雙方有足夠的時間來做深度交流。我們特別強調,希望能加入區域經濟整合,在這個議題上,我們認為不應該有先後的問題,也就是不應該有誰先加入或後加入的問題。習先生對這個也表示願意再討論,同時也樂於歡迎我們參加包括亞投行、一帶一路等這些他們(中國大陸)推動的一些計畫。

  第四個是有關增設兩岸熱線,處理急要問題。我們認為兩方可以指定陸委會主委及國臺辦主任先建立熱線,就緊急或重要議題交換意見,他當場也表示這個可以立刻處理。我在談話中也提出來,我們希望在文教交流方面,中國大陸能夠讓更多需要專升本的大陸專科畢業生到臺灣來唸書,因為過去,我自己對這個事情也推了好幾年,但是成效不是很理想,因為臺灣的科技大學目前有相當缺額,目前越南、泰國、印度跟印尼都用公費派大學的講師到臺灣科技大學的研究所,我們對他們都很歡迎。我們臺灣目前來自境外學生,在我上任之前,有3萬人左右,今年會超過10萬了,我們會把臺灣變成一個亞太高等教育中心。我覺得大陸有上百萬(學生)希望專升本,所謂專升本,在臺灣就是五專畢業去念二技這樣的一個情況,我跟他講,他說他也願意來了解。

  最後講到兩岸應該共同合作,致力振興中華,我也特別提到,兩岸之間歷史遺下許多問題,不是一蹴可及,必須要很務實來處理,如果貿然處理一些過度敏感的問題,往往增加困擾。維持兩岸的和平穩定是臺灣主流的民意,未來兩岸關係的發展也要看民心的向背。我特別強調,兩岸要在「尊嚴、尊重、誠心、善意」的基礎上建立兩岸關係,才能夠「拉近兩岸心理的距離」,我特別提到,希望雙方能夠化干戈為玉帛,要和平不要有戰爭,這就是大概的(會談)情況,謝謝大家。
        

        總統致詞結束後,開放現場媒體提問。以下為問答全文:

        Q1:媒體都稱呼這次會面是歷史的一握,習主席對您之前說的好像都有回應,這些回應重點是後續如何實現與落實;此外,總統任期即將屆滿,馬總統您對於下任總統有何期待?

  總統:你的問題問的很好,今天是海峽兩岸領導人來聚會,我們不太可能處理過度技術性的問題,因此我們都是談原則性、重大的問題,雙方達成的一致意見也當然是宣示性的。譬如有關九二共識,我們從1992年達成這個共識以來,這是第一次兩岸領導人彼此在談這個問題,我剛也念給各位聽了,一字一字念出來了,什麼叫九二共識,為什麼是一中各表,中華民國表述的方式不會出現兩個中國、一中一臺或者臺灣獨立。九二共識雙方講了這麼多年,第一次在兩岸領導人前面還原真相。何振忠兄發問這個問題,當初叫一中各表,就是貴報(聯合報)在1992年11月18日所用的名詞。 

  另外熱線為什麼在陸委會、國臺辦,而不是更高,我們先從這裡開始,是因為現在在海基會在陸委會副主委之間都有熱線了,現在從主任、主委建立,未來再看運作情況,看看是否要再調整。

  Q2:臺灣民眾期待一中各表,不過剛剛張志軍以及習近平,都沒有提一中各表,是否會失望?今天的會議您覺得有達到對等尊嚴嗎?

  總統:剛才有說明,九二共識在1992年11月16日正式確定的時候,裡面就有特別談到,兩邊都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但雙方所賦予的涵義各自不同,用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後來報紙上用表述,以後大家就用表述了。我剛給各位看當年的報紙,都很清楚。有關落實的部分,大部分習先生都有指示相關單位去討論研究,這個也會由陸委會繼續追蹤,看看怎麼落實。我特別強調,如果不是有領導人拍板,有時基層會猶豫延宕。

  Q3:您與習先生表達希望降低敵意,也提到臺灣民眾關心飛彈部署的問題,您是否有很具體表達撤除飛彈的立場?

  總統:前面有提到,他們(中國大陸)部署是整體性的,不是針對臺灣人民的。我想這恐怕是兩岸領導人間第一次談這個問題,我至少把這個問題提出來,告訴他臺灣民眾對這個有疑慮,希望習先生能多重視。

  Q4:您剛才有沒有跟中方提到臺灣被邊緣化的議題,並提到臺灣希望增加國際參與?

  總統:我剛剛提到兩個層次,一個是民間的NGO,我們有些團體參與國際組織時遭到困難,我特別提到,我們民眾想用護照去換聯合國參觀證得不到,讓民眾有抱怨,用這個小事情說明如果沒有處理好,會造成許多民眾不滿;另一個我們參與國際區域經濟整合,這是屬於政府層次,不希望有誰先誰後的問題,因為兩邊都參加,對大家都有好處,我們一起參加世界貿易組織,對大家就有好處,我們希望將來能夠這樣。我也提過TPP也提RCEP,也讓他知道我們都很關心這個問題,不要以誰先誰後來看問題,應該一起參加。

  Q5:總統在去年媒體專訪時說,兩個地區的領導人碰面時,應該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這些概念穩定下來,成為超穩定架構,今天的見面有達到目標嗎?

  總統:我認為有幫助,第一,今天氣氛很好,第二,雙方對於能夠舉行今天的會面,都非常肯定,認為是難得的歷史機遇,這個態度非常健康正面。雙方都堅持九二共識,也許有解釋上的一些問題,但基本上大方向是一致的,不管任何一個未來的中華民國總統,都能像這樣方式推動九二共識的話,我相信我們所締造的現狀應該可以維持,並繼續往前邁進。

  Q6:習先生會談中針對一些具體的事,有當場交代相關部門跟進,關於經貿合作和國際組織,張志軍主任談話有提到亞投行,希望臺灣以適當的身分加入?習近平先生有當場交代具體措施?您有交代相關部門跟進?有具體時間表嗎?

  總統:有,他說,會以適當的方式讓臺灣參加,很具體。其他的像我說的非政府組織NGO,他說,只要不會形成兩個中國、一中一臺的印象,他們都願意考慮。我們說,不是哪一個申請案,而是那一類的活動,我們都會整理出來。習先生今天既然說了,我們希望它能夠會落實。這就是陸委會還有相關部會回去後要做的功課。

  Q7:這次的馬習會具有里程碑的意義,開創兩岸發展的新篇章,您對於未來的新平台、新篇章是怎麼樣的圖景?

  總統:我在兩天前的記者會上說過,這不是為了個人或政黨,而是為了臺灣在未來,還能繼續跟大陸互動。將來臺灣的領導人與大陸的領導人應該還有機會仿造現在的情況來進行。換句話說,我的目的是為兩岸領導人的會面,變成一個常態的平台,踏出第一步,因為像臺灣與大陸關係已經到這個地步,雙方領導人還沒見過面,這蠻奇怪的事情,不是嗎?這個時候能見面,把相關問題盤點一下,很坦率交換意見,這種機會應該是屬於經常性的活動,我的目的是這樣。

  Q8:撤除飛彈與一中各表,雖然您都有說在會面時有提出來,但他們好像沒有接受,您覺得習先生的回應有符合到您的要求嗎?

  總統:我想我們這次在這個議題上,最主要的成果是把九二共識的來龍去脈以及我們的看法做了很詳細、最貼近事實的鋪陳,讓習先生了解。習先生他講,他注意到我在這個議題上有幾十年經驗,我算算差不多有27、28年經驗。當初九二共識達成時,我是陸委會主委,而且這麼多年來我都一直在講,九二共識在8年以前,有點偏離原來軌道時,我到處呼籲要雙方同時回到九二共識。什麼叫做同時?因為當時大陸抓住一個中國,臺灣抓住各自表述,結果兩邊差距越來越大,本來是一個可以好好發揮,完全沒有發揮,一直到7年多前我上任後把它拉回來。九二共識當然並不是像簽協定、條約一樣,但它容許大家有一些解釋發展的空間,這並不是壞事,兩岸關係60幾年的隔絕,能夠在這個時候坐在一起談,這非常不容易,我們一步步找出求同存異,以前認為不可能的,現在可能了;以前認為做不到的,現在做到了,而且還不斷往前發展。我在上任時,沒有人想到我們有機會在8年中與大陸領導人碰面。原來我們希望在APEC,他們認為有問題,現在在第三地。雙方都展現了相當的彈性、務實的態度,這個最重要,有這個態度後,以後就比較好討論問題。

  Q9:請問您在會談中是否有邀請習先生訪問臺灣?

  總統:還沒有邀請,希望一步一步來。你的意思是要我補邀請嗎?

  Q10:九二共識是兩岸政府授權的團體所談的,23年後是兩岸領導人來談,彼此也有共識,為何還是繼續當作九二共識,而不是一五共識呢?

  總統:因為我覺得九二共識是一個不錯的安排,這7年來看得很清楚,不能每年來個共識,每年換個年份,這又不是紅酒,基本上應該維持原來九二共識,不斷透過實踐來賦予它新的意義,這才是最好的做法,就像憲法也不能天天修,可以透過解釋。所以我基本認為應該與時俱進,像我們現在所說的九二共識,和23年前所說的完全一樣嗎?看實踐的結果就知道非常不一樣了。事實上它能夠引領兩岸走向和平繁榮,我覺得這是成功的共識,也許中間會有點小的落差,但是沒關係,透過不斷協商彌補起來。我覺得基本上這是非常可行的東西。

  Q11:有沒有可能卸任前馬習二會?

  總統:你走得滿快的。我們現在先把這次會開完,把開會狀況檢討一下、追蹤落實,希望有點成果出來。儘管我剛才說過國家領導人不能談很細的問題,但難免還是會接觸到一些,看這些問題能不能有新的進展。如果有的話,我覺得就是成功的。至於要不要邀請他來,我覺得我們一步步來,循序漸進。馬習會談兩年了,現在能夠實現,可以說是與時俱進、水到渠成。

  Q12:握手時西裝扣子解開了,為什麼?握手時心情如何?

  總統:解開扣子是因為手舉起來的時候,西裝會拉得很緊,沒有別的意思,這會產生誤會嗎?還好吧。握手的感覺蠻好的,兩人都很用力。

  Q13:有人說您任期的最後一塊拼圖是推動兩岸領導人會面,在剩下任期還有哪些目標?

  總統:你說的正是我這次要開馬習會很重要的目的,像貨貿協議、互設機構、陸客中轉等,這些我們都希望在這次會後,看到一些具體結果,為什麼我任期剩6個月,還要開這種會?就是因為我的任期剩6個月,習先生任期還有7年多,臺灣與大陸關係不會很快結束,都需要我們打好基礎。

  我們7年來一直在做打基礎的工作,也創造可以讓臺灣與大陸處於超穩定結構的可能,這需要細心呵護,不是嘴巴講講,等著天上掉下來,世界上沒有這樣的事情。我們這7年來很辛苦,但是總算走出一條路來。各位想想看全世界有沒有第二個兩岸關係,這樣的關係?沒有,非常複雜,有內政、外交、軍事、經濟,真的是很不容易,把它慢慢兜攏來,打造出這樣的局面,真的要珍惜。

  有一些小問題在是一定有的,但是要想辦法克服,不要因為這些小問題,影響到大方向,這是我今天會面深刻的感受,感覺習先生也有這樣的用心,希望這樣程序能往前走。我們看大的不要看小的,希望在大方向、大格局上有一致看法,對臺灣、大陸都有利。

  Q14:請問您是否關切今天馬習會的成果,倘若下一任不願意接受九二共識,是否會影響?

  總統:我們今天雙方有明顯共識,就是這7年來雙方關係能如此這般突飛猛進,讓兩岸關係成為66年來最穩定和平的狀態,主要基礎就是九二共識。習先生跟我都有這樣的看法。這7年來的發展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如果沒有九二共識怎麼做到今天,當然大家對九二共識的看法不見得每一個人都滿意,但是我覺得最重要的,它能夠促成7年來的成果,就是了不起的功效。

  有些外國朋友看到九二共識的內容,他們說這聽起來很含糊,笑說這是含糊傑作(masterpiece of ambiguity)。但是不管含不含糊,它能解決問題最重要。就像我們來之前,在臺灣舉行記者會,就有媒體問,你在馬習會否會提到「中華民國」?我今天就講了。為什麼我們不能表述到,兩個中國、一中一臺、或者臺灣獨立?這是因為中華民國憲法所不容許,我一個字一個字都講了,我一點都沒有忽略掉,在這些立場上,我要站穩一個中華民國總統應該有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