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政策法規

中國人民銀行:2018年所有支付機構接入網聯

2017/08/09

零壹財經  2017-08-04 18:47 

84日,央行支付結算司正式發佈《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關於將非銀行支付機構網路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臺處理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通知》就網路支付業務由支付機構與銀行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臺處理有關事項作出具體部署:

728日,包括中國人民銀行清算總中心、財付通、支付寶、銀聯商務、匯元銀通、聯動優勢等在內的45家機構和公司簽署了《網聯清算有限公司設立協議書》,擬共同發起設立"網聯清算有限公司"。為了保證網聯的獨立性,在股權結構的設計上,央行系為第一大股東,央行下屬6家單位(央行清算總中心、上海清算所、黃金交易所等)將共出資約7億元,占股比例超過30%;支付寶和財付通分別持股約10%左右;中國清算支付協會持股比例為3%,代表不符合入股資格的中小支付機構行使投票權。

附《通知》原件:

網聯最終落地,如何影響協力廠商支付機構、銀聯等?

作者| Melody

來源| 零壹財經

一直佔據支付行業頭條的“網聯”331日終於落地,並完成首筆跨行清算交易。

據悉,支付寶、騰訊財付通、京東網銀線上、百度百付寶等成為網聯平臺第一批接入的協力廠商支付機構,中國銀行、招商銀行成為首批接入的銀行。

零壹財經分析師孫爽認為,網聯上線是我國支付行業的里程碑事件,其將深刻改變行業格局,尤其是聚合支付行業的競爭格局。如果說此前我國聚合支付主要是因市場需要而興起,網聯則更多地受到了央行等監管機構的推動,“正規軍”的加入將使行業發展更為規範。

本文將從什麼是網聯、網聯如何影響協力廠商支付機構以及銀聯等方面剖析這一事件。

一、什麼是網聯

網聯也被稱為”網路版銀聯”,即線上支付統一清算平臺,是在央行指導下,由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組織成立,用以處理由非銀行支付機構發起的、與銀行交互的支付業務,按照“共建、共有、共用”原則共同發起籌建。網聯只是一個清算平臺,並不直接開展支付業務,以保持中立性。

網聯的成立,在一定程度上能夠糾正協力廠商支付機構違規從事跨行清算業務,改變支付機構與銀行多頭連接開展業務的問題。也就是說,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的線上支付通道,不需要也不能再直接對接銀行,而是通過網聯平臺直接與各家銀行對接。

1)  網聯平臺股權結構設計

331日,網聯試運行之時,其已首批接入幾家商業銀行和支付機構。據悉,以後每個月網聯會陸續接入技術籌備到位的銀行和協力廠商支付機構。原則上是優先接入市場排名前十的支付機構,以保證系統運行的有效驗證。

一位接近央行人士表示,協力廠商支付機構可以自主選擇接入網聯或銀聯,但原則上是接入網聯,“不管接入哪個,不允許再直連銀行。”

據財新網報導,網聯清算有限公司(即網聯)的註冊資金為20億元,股東總數44家,其中38家為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目前已經開展網上支付業務的持牌協力廠商支付機構有115家。

為了防止網聯平臺被大型支付機構壟斷,網聯在股權結構的設計上,央行系成為第一大股東,央行下屬6家單位(央行清算總中心、上海清算所、黃金交易所等)將共出資約7億元,占股比例超過30%,以保證央行對網聯平臺的控制權和投票否決權;支付巨頭支付寶和財付通分別持股約10%左右;中國清算支付協會持股比例為3%,代表不符合入股資格的中小支付機構行使投票權。

財新網還透露,網聯採用三地(北京、上海、深圳)六中心的分散式架構,即每個地方有兩個中心機房,六個中心之間實現多點多活,冗余容錯,智慧導流,“一旦一個中心故障,可以實現秒級切換到其他中心。”

上述接近央行人士表示,試運行期的上線並不是指支付機構的全部業務一步上線,而是根據場景和支付產品陸續上線,上線的業務量從小到大逐級遞增,不斷加壓。考慮到平臺系統功能的驗證還有一個觀察期,並未確定全部業務上線的具體時間表。“先要讓系統跑起來,不可能一下子一步到位。”

值得注意的是,支付業務並不會因網聯對接而改變,只是與下游對接的銀行管道可能會出現變化,這個主要針對的是通道成本,另外就是對支付訂單的處理速度會有一些影響。

2)  網聯從提出至試執行時間軸:

 

在此期間,還有兩個關於網聯的大事件。20164月份國務院出臺了《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其中協力廠商支付成為整治對象之一,特別提到非銀行支付機構不得連接多家銀行系統,變相開展跨行清算業務,這被業內認為,國家正在從政策層面為推出“網聯”做準備。

2017113日下午,《中國人民銀行辦公廳關於實施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存管有關事項的通知》公佈,要求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的客戶備付金統一由央行集中存管。業內人士稱,此舉也是為“網聯”平臺的建立做準備。

二、網聯上線對各方的影響

現有的協力廠商支付模式示意圖:

圖片來源於網路

網聯成立後的協力廠商支付模式示意圖:

 

圖片來源於網路

據瞭解,目前多數協力廠商支付機構都是直接對接銀行介面,繞過了獨立的清算機構,這種模式存在一定的風險漏洞。某位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相關人士透露,目前支付機構線上上90%的業務已經不走銀聯通道,直連銀行,並且不少支付機構都自建平臺系統。

 

圖片來源於網路

1)對中國銀聯的影響:直連銀行被否定,或與網聯存在競爭

蘇甯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認為,網聯和銀聯是以接入機構來區分的,協力廠商支付接入網聯,銀行接入銀聯。另外,也有消息稱,網聯只做清算業務,並不涉及支付,保證中立性。

網聯與銀聯的區別之一是中立性,銀聯既是法則的擬定者,又是介入者,銀聯旗下有一家收單機構——銀聯商務。

但也有業內人士認為,網聯未來會成為銀聯的最大競爭對手。協力廠商支付機構並不局限於線上,也有線下業務,同樣,銀聯雖然主攻線下(銀聯商務),但也做線上業務(銀聯線上支付)。隨著移動支付的發展,線上線下的界限正變得越來越模糊。前期央行放開清算牌照,網聯極有可能獲得清算牌照,具備和銀聯同樣的業務模式和空間,成為銀聯競爭對手。

相對協力廠商支付機構而言,銀聯遭到的衝擊可能更加直接。從線上到線下,銀聯的支付業務“蛋糕”或被網聯分走。

銀聯的基礎性作用在於,建設和運營銀行卡跨行交易清算系統這一基礎設施,推廣統一的銀行卡標準規範,提供高效的跨行資訊交換、清算資料處理、風險防範等基礎服務。同時,聯合商業銀行,建設銀行卡自主品牌,推動銀行卡產業自主科學發展,維護國家經濟、金融安全。

事實上,在協力廠商支付行業未崛起之前,銀聯也有一段美好的時光。用戶向商戶付款時,就可以由銀聯在商戶的銀行卡開戶行和用戶的銀行卡開戶行之間做清算,並向商戶和用戶收取清算費用。

經歷一段時間之後,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直接通過用戶綁定銀行卡的開戶銀行劃錢給商戶,並把清算費直接交給該銀行,從而繞開了銀聯這一通道。根據資料統計,約有90%的支付機構是直接對接銀行。

2)對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的影響

事實上,央行推動網聯成立的意圖非常明顯:利於監管。近幾年,協力廠商支付行業的快速發展,給支付和金融市場造成了混亂。而網聯的成立,通過可信服務和風險偵測,可以防範和處理詐騙、洗錢、釣魚以及違規等風險。

從某種程度上講,網聯可以減少銀行與眾多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直連的繁瑣過程,特別是一些中小型銀行。網聯可以讓參與支付的各方,權責逐漸變得更加明確、清晰和獨立。

在此之前,支付機構和銀行之間的費用由多家協力廠商支付機構和多家銀行分別擬定,多方關係比較紊亂。網聯建成後,協力廠商支付公司和銀行面臨的都由“n”變“1”,所有的介面都通向網聯,網聯介面同一價錢,可避免業內話語權影響公允競爭;也有助於使資金流向一目了然,有利於監管。

總而言之,網聯的上線,使得整個協力廠商支付行業都需要做出調整,但持久看來,這有助於行業的良性成長。

對大型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的影響(支付寶、財付通):沉澱資金被否定

目前,支付寶和財付通合計佔有中國網路支付九成的份額,按照協力廠商支付機構易觀發佈的最新資料,2016年四季度,支付寶以54.10%的份額繼續保持線上支付市場第一名,財付通位列第二,市場佔有率為37.02%

支付寶和財付通兩大巨頭顯然已佔據支付市場的大半江山,因此其在協力廠商支付行業的一點風吹草動都會受到密切關注。

在網聯正式試運行之時,騰訊宣佈,完成首筆跨行清算交易,該筆交易通過微信紅包由騰訊財付通平臺發起,收付款行分別為中國銀行與招商銀行。騰訊財付通也由此成為網聯平臺上成功完成首筆跨行清算交易的協力廠商支付公司。

騰訊互聯網金融業務線官方新聞稿稱,網聯平臺的上線運行,為支付機構提供了統一、公共的支付清算服務,節約了連接成本,提高了清算效率,有利於監管部門對社會資金流向進行即時監控,保障客戶的資金安全。

同時,支付寶方面則表示,作為首批接入機構之一,目前支付寶已經完成相關的開發和聯合調試工作。另外,支付寶還表示,未來將一如既往回應央行政策,積極配合監管部門推動行業健康發展,推動無現金社會的建設進程。

就在同一天,京東金融旗下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網銀線上也參與了試運行首筆簽約交易驗證。

“網聯平臺將在促進互聯網支付市場的穩定和安全性方面發揮重要作用,有利於保障消費者的資金安全和資訊安全。京東金融支付將通過金融科技能力輸出,滿足用戶在互聯網支付消費領域的極致體驗,並協同監管層推動互聯網支付的普惠金融服務。”京東金融副總裁許淩表示。

網路支付清算平臺網聯的建立,目的是切斷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直連銀行的清算模式,解決困擾已久的備付金集中管理難題,理論上將不再享有對沉澱資金的支配和收益。以支付寶和財付通為代表的大量協力廠商支付機構,開設多個備付金帳戶,關聯關係複雜且透明度低,從某種意義上看,協力廠商支付機構各自構建支付清算體系,卻游離在現有金融系統之外。

由於支付寶和財付通此前採用“三方模式”,其在銀行接入數量、費率方面,擁有很高的競爭壁壘。另外,支付寶和財付通,各自沉澱的客戶備付金規模約在1600億元和1500億元,合計占全行業客戶備付金總量的70%、市場份額前十名的90%

特別是113日,央行發佈《關於實施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存管有關事項的通知》(下稱“通知”)稱,自417日起,支付機構應將客戶備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機構專用存款帳戶。

網聯統一託管備付金,減少了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的隱性收入,這就激勵著協力廠商支付機構進行產品和服務方面的創新。而類似支付寶和財付通等體量較大的協力廠商支付機構,閘道優勢因為網聯的存在而消失。

3)對小型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的影響:利好

目前擁有牌照的267家協力廠商支付機構,整體分為三個梯隊,支付寶、財付通為第一梯隊;拉卡拉、易寶、聯動優勢、連連支付、平安付、百度錢包、京東支付和快錢為第二梯隊;剩下的200多家則為第三梯隊,且多數處於無業務狀態。

小型機構面臨的一個普遍性問題是,因為通道不全,難以對用戶形成有效的吸引力。

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直接入股網聯平臺之後,增加了其進軍金融的砝碼。對於中小型協力廠商支付機構來說,減少了對接不同銀行的費用支出,網聯的統一平臺,也提升了協力廠商支付機構的風險防範能力。

另外,在接入銀行數量方面,小型協力廠商支付機構可以獲得與支付寶、財付通等平等的地位。因為不用受制於通道,降低了要對接多個銀行支付閘道的成本,協力廠商支付機構也可以用更多的資源,在產品和服務方面進行創新。

接入銀行的費用對於每個支付機構千差萬別。銀行也會根據支付機構的規模等多項因素定價,小型支付機構要麼只能拿到較高的對接價格,要麼根本接不上。費率有高有低,對支付機構的運營成本和競爭力都會產生很大影響。

由於每一家銀行對接都需要通過談判完成合作,並確定網路支付時的費用,小型的支付機構議價能力弱,因此可能需要付出更高的清算費用,而網聯平臺將徹底改變這一點。

“這對較為弱勢的小型支付機構是個利好。”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陳道富曾這樣公開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