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政策法規

報告:中國數字經濟發展水準“東高西低”,廣東江蘇排名前二

2017/11/17

澎湃新聞見習記者張賽男

2017-11-16 18:43  來源:澎湃新聞

近日,工信部中國電子資訊產業發展研究院直屬的賽迪顧問發佈了《2017中國數字經濟指數(DEDI)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報告對2016年全國31個省(市、區)的數字經濟發展水準按從高到低分為四個梯隊,其分佈情況基本符合從東部沿海向西部內陸逐漸降低的趨勢。其中廣東省以79.63的分數摘得數位經濟指數桂冠;此外,北京、貴州、天津、上海數字經濟發展的表現突出。

報告還在分析數字經濟的發展演變和特點的基礎上,提出了數字經濟的五型分類和評價體系,分別為:基礎型數位經濟、資源型數位經濟、技術型數位經濟、融合型數位經濟和服務型數位經濟。

報告認為,數字經濟是繼農業經濟、工業經濟之後新的經濟形態,在組織方式、生產要素、生產方式、驅動力、發展方式等方面都發生了巨大變化,“轉型升級”與“經濟增長”的核心動力都與這些變化息息相關。目前,多個省市都在佈局數字經濟,試圖以此實現經濟彎道超車。

廣東以79.63分摘得數字經濟桂冠

根據報告,DEDI指數前五位排名依次為:廣東、江蘇、浙江、山東、北京。它們指數均超過50,屬於第一梯隊。其中,廣東以79.63的分數位元列第一,這也是唯一一個70分以上的省份。其餘各省的得分依次為66.33、60.46、53.64和52.03。

報告認為,廣東之所以能夠排在第一,主要因為該省基礎型數位經濟相對領先,電子資訊製造業在全國首屈一指,2016年行業主營業務收入達到3.48萬億元;從技術型數位經濟來看,廣東得益於本地良好的技術基礎和資金優勢,省內企業對高新技術的投資熱情較高;在服務型數位經濟中,廣東在基礎應用方面較為普及,尤其在即時通信方面,廣東微信用戶占全國總數的12.41%。

此外,從資源型數字經濟來看,廣東擁有全國接近半數的上市大資料企業和國內透明度最高的政務開放平臺,在資源型數字經濟發展指數中一枝獨秀;由於深厚的工業基礎和豐富的科研資源,廣東在融合型數字經濟總體排名中位列全國第三。

不過,報告也指出,儘管廣東在融合型數字經濟指數中排名第三,但在智慧製造方面相對於江蘇、浙江等第一梯隊其它省份尚有差距,省內智慧製造就緒率僅有6.8%。

值得注意的是,對比DEDI綜合指數,全國資源型數字經濟指數發展相對滯後,僅有廣東一省的單一指數得分超過DEDI綜合指數。報告認為,這說明中國對資料生產要素的價值尚未開發成熟,資料的收集、處理和交易能力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大資料產業未來的發展還有很大的市場潛力。

中國數字經濟“東高西低”

根據報告,各省的數字經濟發展指數從高到低可以分為4個梯隊:

第一梯隊:包括廣東、江蘇、浙江、山東和北京5個省(市、區),DEDI指數超過50;

第二梯隊:包括上海、福建、四川、湖北、湖南、安徽、河南、天津、河北9個省(市、區),DEDI指數在35-50之間;

第三梯隊:包括遼寧、陝西、重慶、貴州、江西和吉林6個省(市、區),DEDI指數在25-35之間;

第四梯隊:其餘11個省(自治區),DEDI指數在25以下。

根據四個梯隊的區域分佈情況,可以發現,基本符合從東部沿海向西部內陸逐漸降低的趨勢:第一梯隊的5個省市均位於東部地區;第二梯隊主要在東部和和中部地區;第三梯隊分佈于東北、西北和西南等地區;第四梯隊則主要分佈在西北和其它內陸邊疆地區。

第一梯隊憑藉傳統產業的基礎優勢,加上進入高新技術產業領域較早,在“兩化”融合和“互聯網+”的產業浪潮中回應迅速,數位經濟整體發展情況良好。

如江蘇的電子資訊產業僅次於廣東,2016年電子資訊製造業、軟體和資訊服務業的收入分別為2.75萬億元和0.81萬億元。北京憑藉大量的科研資源和創新優勢,在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方面優勢明顯,2016年北京的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收入超過6000億元。報告還特別提到了山東在服務型數位經濟發展的成績,稱其在互聯網醫療方面使用率較高。

在第二梯隊中,上海、福建和天津等省市在產業創新發展方面各具特色,但從分項指標來看,相對於第一梯隊,其資源型和服務型數位經濟指數相對弱勢;而四川、湖北、安徽、湖南、河南、河北等6省憑藉傳統產業基礎和新興產業領域的消費紅利,得以躋身第二梯隊。

第三梯隊中,東北地區佔據兩席,兩省在融合型數字經濟指數上相對滯後。其餘西部內陸省份整體數字經濟發展低於全國平均水準。

報告認為,中西部地區在資源型和服務型數位經濟領域仍有突破空間。東部沿海地區已經在承接國際電子資訊相關產業轉移、搭建全球高端人才、技術連結方面取得絕對優勢。

但與此同時,中西部地區作為“一帶一路”戰略的重點扶持區域,在基礎設施提升、資源連結、市場開放、政策先行先試等方面享有得天獨厚的優勢,這將為中西部地區的數位經濟發展,特別是資源型和服務型數位經濟的發展提供重大發展機遇。

北京、貴州、天津、上海數字經濟發展突出

如果將DEDI綜合指數的排名和GDP排名進行對比,可以發現兩個指標的排序基本吻合,即GDP規模較大的省(市、區)往往可以取得較高的DEDI綜合指數排名。但部分地區也有所差異,如北京、貴州、天津和上海四個省市,DEDI綜合指數排名顯著高於GDP排名,分別高出8個、7個、6個、5個名次。

報告認為,北京、上海的基礎型和服務型數位經濟發展指數得分較高,主要得益於兩地良好的科研資源,新興產業尤其是軟體和資訊服務業發展迅速,同時兩地第三產業發達,使用互聯網數位服務的活躍使用者數量較高。

天津的融合型數字經濟發展良好,本地的數字經濟發展主要側重製造業,在數位化設計工具普及、智慧製造就緒程度和企業電子商務等方面均有突出表現。

而貴州的資源型數字經濟高速發展帶動了綜合指數的整體提升,貴州政府針對大資料產業提前佈局,境內設立了全國首個國家級大資料綜合試驗區,在國家大資料行業的整體佈局中佔據重要地位。

除了高出GDP排名的,也有DEDI綜合指數排名明顯落後於GDP排名的省份。如內蒙古、河南、廣西和河北四個省(自治區),分別落後9個、7個、5個、5個名次。

以河南、河北為例,兩省基礎型數位經濟發展緩慢,軟體和資訊服務業等新興產業發展相對滯後,河南、河北2016年軟體業務收為331億和226億元,與東部地區8396億元的平均值仍存在較大差距。

附:DEDI綜合指數的排名和GDP排名對比圖